• <tr id="h5bjh"></tr>

    1. 珠聯璧合、卓爾不群的景泰藍鐘

      2017年09月07日

      景泰藍——出身皇家的華彩重器,與中國古代的大多數工藝品不同,景泰藍在清末同光中興之前一直是宮廷獨享,沒有走入民間,官民同享的多是瓷器、玉器。從“一件景泰藍,十箱官窯器”的說法便不難知道,它出身皇家的尊貴地位。因為用料名貴、純手工制作難度系數高,“鎏金溢彩”的制品多是象征大富大貴的陳設品,名貴的景泰藍更是只供皇家專用,尋常百姓家里根本見不到,制作工藝也“秘不示人”。明代的“御用監”和清代的“造辦處”便是專門為皇家服務的景泰藍作坊。而“景泰藍”這個稱謂最早也是見于清宮造辦處檔案,學名稱“銅胎掐絲琺瑯”。清雍正六年(1728年)《各作成做活計清檔》記載著雍正帝對造辦處做的景泰藍的挑剔:“今年琺瑯海棠式盆再小,孔雀翎不好,另做。其仿景泰藍琺瑯瓶花不好。” 皇家的重視,成就了它的大紅大紫。 “景泰藍”也成為今后對“銅胎掐絲琺瑯”的一種約定俗成的稱謂。

      制作景泰藍的工藝繁復神秘,一件制品從開始到完成,要經過大大小小108道工序,800攝氏度高溫下,至少10次入火淬煉。培養一名優秀的手工藝者,全部工序學下來要花數十年時間。景泰藍的沒落,不僅是珍品數量的驟減,更是傳統技藝瀕臨失傳的危機信號。

      20世紀20年代到1949年以前,國家形勢動蕩,加之銅價上漲,琺瑯成本提高,海運匯價昂貴、從業人員減少,景泰藍行業進入低谷。曾經身份地位的象征,此時卻無人問津。本就緩慢發展的景泰藍工業一時間失去了國內國外市場,工人轉業,行業蕭條。當時北京有大小景泰藍作坊200余家,可從業人員不足千人。到了解放前,整個行業命懸一線,從業人員僅剩60人。沒有了人力、物力的支持,景泰藍行業的發展就像一潭死水,圖案簡單、色彩單調,胎骨又輕又薄、放入水中能漂浮起來的制品泛濫流行,被人們戲稱為“河漂子”。

      隨著新中國的成立,景泰藍的歷史價值和工藝價值才得到了重視,這讓整個行業看到了一絲恢復活力的希望。1950年6月,北京市政府成立了北京市特種工藝品公司,將許多散落民間的景泰藍藝人請進廠參加實驗。據說當時已有幾位老師傅被迫改行拉黃包車了,被請回廠時激動得熱淚盈眶。

      1951年,著名學者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婦在清華大學成立了搶救景泰藍的工藝美術小組,希望這一民族工藝傳承下去。林徽因常對學生說:“景泰藍是國寶,不能在新中國失傳。”中國第一代工藝美術大師錢美華便是師從林徽因,從清華畢業后,她走進了創建于1956年的北京市琺瑯廠,將景泰藍工藝從失傳邊緣一點點地搶救回來。盡管如此,上世紀90年代由于缺少知識產權保護,市場化環境價格戰的影響,整個行業依舊處于工藝發展的低層,相比于前世的眾星捧月,今生的艱難重振仍然讓人唏噓不已。

      從理論上來講,制作景泰藍的基本工藝流程,主要有制胎、掐絲、點藍、燒藍、磨光、鍍金等。這其中,“掐絲”和“點藍”兩項工藝是否“精湛到位”,決定了一件景泰藍制品的品質。而欣賞、鑒別景泰藍,不妨從“形、紋、色、光”幾個方面入手,把工藝對應形態,更好地理解方寸間的奧妙所在。

      形:制胎

      “制胎”是將合格的紫銅片按圖下料裁剪,用鐵錘打成各種形狀的銅胎,完全用手工完成。明清時有鑄胎、剔胎、鉆胎工藝,隨著現代工藝技術的發展,現在部分初胎還可進行車、壓、滾、旋,實行機械制胎。特殊形狀的制品,需要與雕塑技藝相結合,先請雕塑師打出造型,再根據石膏模型,進行制胎。對異形胎模的敲制,焊接工藝要求更高,無法大量生產的特點,也使得這類產品具備了更高的價值。

      “形”的品質,直接影響著其他各項后續工藝的質量。常見的立式胎形的厚度可以達到2.8至3.4毫米,隨著原料價格的上漲,有一些景泰藍制品胎壁變得非常薄,鑒別其質量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上手,同樣體積的景泰藍拿到手里除了“看一看”,還要“掂一掂”,手感沉重,渾厚敦實的才貨真價實。

      紋:掐絲

      設計師給出圖稿,掐絲師傅用鑷子,把柔軟有韌性的紫銅絲掐( 掰) 成各種神韻生動的紋樣。老藝人們將技藝總結成口訣傳授:“一個刻兒月季花,兩個刻兒牡丹花”。不管是四季花開,還是龍頭鷹爪,在拿捏之間都能活靈活現。以花瓣為例:用鑷子先把銅條捋直,掐出大概形狀,在花瓣前端,用拇指甲頂住,再用鑷子稍稍回彎,本是死板的花瓣圖形瞬間變得豐富立體。這項掐花瓣的手藝叫做“掰刻兒”,技師的手藝高低和景泰藍的優劣就在這一個花瓣的拿捏上見了功夫。

      古時的景泰藍制品上,經常出現有“壽”、“仙鶴”、“纏枝蓮”的圖案,取吉祥、福祿連綿之意。元代景泰藍造型粗獷簡單;明代古樸典雅;到了清代,圖案卻更加繁瑣、復雜,曲轉回折于方寸之間,頗見工藝精妙。如“乾隆銅胎掐絲琺瑯鶴足雙龍耳蓋爐”,上面的“盤龍戲珠”和“鷺鷥蓮花圖”就充滿了傳統文化的內涵。這時候的纏枝蓮花頭枝葉茂盛粗大,形成了“多勾曲、多拐子”的風格,當時就把這種纏枝蓮花頭稱作“勾子蓮”或“拐子蓮”。掐絲師傅用鑷子做筆,用銅絲做墨,游刃有余,絲絲入扣,看似不經意,卻使整個制品靈動畢現。

      色:點藍

      琺瑯廠點藍間內,十分安靜。點藍師面前放滿盛好釉色的小碟兒,用“藍槍和吸管”將不同顏色填入鑲嵌在胎上的絲間,一邊吸著彩釉填滿銅絲間的空隙,一邊用海綿將水吸干,滴滴細致,謹慎入微。

      一件成型的景泰藍,掐絲如“白描”,經過反復三四遍的點藍燒制后,便像一幅完整的水粉畫了。每次點藍前和過程中,點藍師都會和設計師多次進行交流,怎樣使用顏色更準確?怎樣的過渡更柔和?都是要反復思量的問題。既要注意到圖案花紋的規律,又要講究藝術性。一個花瓣,一片葉子,就要使用上幾種顏色來展現漸變,流暢生動的釉色變幻,才能使制品不同凡響。

      景泰藍經常使用的釉料不外乎藍、紅、綠、黃、白幾種。元、明兩代,只有七種用色,清代出現了二十幾種。故宮所藏宣德年間的“番蓮大碗”,顏色鮮艷,釉質堅實,便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品。嘉靖以前景泰藍是淺藍底,景泰年間之所以得到了突破性的發展,最為重要的也是因為創造了許多新的釉色,僅藍色就有鈷藍、天藍、寶藍、普藍、粉青等。釉質優美沉穩、潤澤光亮。而到了清朝,顏色卻更加綺麗奪目,經常明黃鋪底,大膽使用粉紅和黑色,毫不吝嗇展現尊貴艷麗的皇家風范。

      光:燒藍、磨光、鍍金

      形成景泰藍絢麗色彩的是各色釉料,即琺瑯,是覆蓋于金屬制品表面的玻璃質材料。一件景泰藍產品要歷經三次燒結:一火要與絲平,二火要高于絲,三火則與絲找平,每燒一火就要用清水洗凈藍胎、烤干。由于各種顏色釉質所含金屬元素不同,熔點也不同,如何控制好火中燒制時間,全憑師傅眼力掌控。經過了燒藍,一件景泰藍制品的大體樣式已經呈現,剩下的就是磨光和鍍金。

      磨光是用粗砂石、黃石、木炭分三次將凹凸不平的藍釉磨平,凡是不平之處都要經過反復補充釉色、反復打磨才能達到上品的標準。用手撫摸制品表面,如果沒有凹凸不平,光潔勻稱,那就是磨光的功夫做到了位。隨著工藝進步,雖然已經能夠使用機器對制品進行磨光,但異形產品仍需全部手工找平。而為了防止產品的氧化,使產品更耐久,更美觀,則需要在產品的表面鍍金。至此,一件景泰藍工藝品便宣告完成。

      景泰藍兼有青銅器的渾厚大氣,瓷器的華美驚艷,繪畫技藝的精益求精。身為曾經的“宮廷藝術”、皇家重器,今天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數百年來它的地位無可撼動,現在更是被譽為國寶京粹,名揚海內外,其藝術和收藏價值舉世公認。有品位的家庭都應該有一兩件可稱之為重器的鎮宅、傳承之物,這是一種積極的生活態度。無論季節如何變遷,潮流怎樣更迭,它始終陪著你走過生活的點滴。

      如今,唯刻館不忘中國燦爛的文明,經過與景泰藍大師米振雄先生的不懈努力,完美的將中國景泰藍工藝的鐘殼與德國機械機芯相結合,成功開啟了景泰藍鐘的新篇章。幾百年的東西方傳統文化交織在一臺時鐘上,可謂珠聯璧合、卓爾不群。歷史也證明這樣兩個事實:中國景泰藍數百年亮麗如新,西洋機械機芯數百年精準不停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
      來源:唯刻館鐘行

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店鋪地址
      天津:
      ·河西區黑牛城道29號紅星美凱龍3樓C8001

      ·河西區解放南路475號居然之家珠江友誼店1-082

      廣州:

      ·荔灣區芳村花地大道北商業街南18號
      Mobile:13902052566 

      http://www.q9769.com

      色姑娘综合站 - 色姑娘综合网久久 - 狼人干综合伊人网